卓盈——优秀的企业服务公司
服务热线:4000-888-928

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,分析欧洲债务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

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,分析欧洲债务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

刺激政策全面退出时机未到

全球经济复苏的道路并不平坦。受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冲击,国际金融市场近来出现较大波动。人们担心,希腊债务危机可能会波及其他欧洲国家,乃至影响世界经济复苏进程。

密切关注国际资本流动

近日,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发布报告指出,虽然全球经济复苏存在不确定因素,但中国经济受此冲击的风险较小,不过也面临外部市场波动和通胀等压力。

报告称,下一阶段世界经济将出现三大风险因素,分别为欧盟债务危机和财政赤字压力加大、经济较快复苏国家积累了通胀风险以及欧美未能同步复苏的风险。

希腊等国债务赤字压力巨大,而这些国家的自身偿债能力不足,同时欧盟及其主要成员国的援助能力相对有限,可能使得危机治理的道路依然困难重重。而在美国和新兴市场国家,经济较快复苏带来了通胀压力。其主要原因是,工业增长带来的需求增加,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和充裕的流动性等因素。

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发布报告特别强调,应当密切关注目前国际资本的流动。当前,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势头较为良好,对国际资本保持着吸引力,国际资本流动继续回升,新兴市场热钱涌动。然而过多的资本流入无助于新兴市场持续而稳定的复苏,其表现是高通货膨胀的压力和资产价格的飙升。然而一旦美国实施退出战略,美元汇率强劲反弹,势必引起美元大规模回流,从而导致新兴国家金融市场出现剧烈动荡。因而现在新兴市场为抑制经济过热与“热钱”的威胁,在政策退出的同时,应加强对高投机性资本流动的管制。

把握调控的节奏和力度

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,如果世界经济波动对中国冲击较小,我国货币政策则应当逐步收紧并正常化;汇率政策可以考虑启动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;外贸政策要使得出口扶持和退税政策正常化;游资政策则要限制资本流入,促进资本流出。而如若世界经济波动对我国冲击较大,在货币政策方面,要以较为宽松的公开市场操作与提高准备金率等数量型工具为主;汇率政策要充分考虑实体经济可承受能力;外贸政策则要延续出口扶持和退税,以促内需稳出口。

中行则认为,今年以来我国物价呈温和上涨态势,但通胀依然不是世界经济的主要风险。下一阶段,考虑到政策刺激效应衰减、货币政策收紧和去年基数的影响,我国经济高增长态势将有所放缓,宏观政策仍需促进经济增长。因此,当前我国经济刺激政策全面退出的时机还不成熟,财政政策要在保持刺激力度不变的前提下,把结构性减税作为下一步政策的重要选项;货币政策则要把管理好通货膨胀预期作为政策实施的重点,在适度收紧的同时,注重政策节奏和力度。此外,政策应多管齐下挤压房价泡沫,促进房价的理性回归,同时加强淘汰落后产能和节能减排工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