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盈——优秀的企业服务公司
服务热线:4000-888-928
当前位置: 注册香港公司 > 公司动态 > >

香港大发展需依赖创新

在政治混乱获得解决之后,香港需重拾发展之途。但不是房地产和股票金融进一步的炒卖投机,而是回归实质经济。从回归前开始的房地产化、金融化,香港的实质经济萎缩已久,而且经歷二三十年的缺位与落后,香港回归实质经济再不能依靠原有残缺的基础,需要重新学习、重新建设。但怎样重建呢?
 
现时国际已有共识,发展靠的是创新,即使基础建设也不能一成不变,复製过时的结构与知识。其中包含创新,也代表着创新的一部分。假若我们撇除教科书歪曲的假设,美国、英国、法国都是以国防或军工科研为主,美国的科研,包括大学科研,大部分是政府公帑支付和与国防有关连。科研创新靠私人企业是一个不知怎样製造出来的假象。
 
全球科研投资比例最高的两个国家,以色列是国防科研为主,韩国则是大企业集团为主,与政府关系密切。而号称最自由、小政府的香港,科研经费比例属最不发达经济之列,比起发达社会的OECD平均低两三倍。内地科研投入增加急速,提倡军民融合,清楚地认识到政府、国防与科研、创新的关系。香港毋须投入国防,只需依靠国家,但这并不等于,香港不可推动科研创新的发展。
 
一是与内地军民融合的体制结合,合办国家实验室、承接国家课题,把香港的科研创新的基础扩大,不限于七百万人的小地方。
 
二是发挥政府作用,最佳仿效的例子是德国。德国国防因素比例极低,但政府成为科研创新的组织者、资助者和推动者,联邦政府、州政府各级科研创新机构与大学结合组成国家和地区创新体系。在国际上,德国实质经济傲视全球,得力在于这些创新体制,而不是美英法的国防投入推动,成效更佳。也因此应是香港重建实质经济竞争力的学习目标。《中国製造2025》的再工业化,也是以德国工业发展模式作为蓝图。香港学习德国正好与内地互相配合,相互促进。
 
不过,德国的创新体制,乃至大学都与香港现时的情况不同。一是香港缺乏公营的科研机构,没能力开发,乃至引进新的知识,便无法在社会里把新的知识和技术转移、扩散。二是香港的大学发展以英美论文为目标、讲究国际排名,却忽视与香港社会与经济的交流合作支援。大学的科研支离破碎、经费短绌、科研项目离地,不考虑商业化、实用化,结果既无法推动本身的创新发展,更不用说带领香港社会经济创新。假若不革新、不像德国、欧盟那样把大学和教育体制循创新角度来改造。香港的大学国际排名升上去也不过是离地的外国大学分校。
 
香港社会不依靠创新便无法发展有竞争力、可持续发展的实质经济,仍然陷于房地产与股票金融的泡沫经济和社会贫困化的局面。要创新便要动筋骨、改体制。第一步,特区政府与创新及科技局要拿出香港科研创新发展战略的大布局来,不是招商引资,搞几个外商项目便交差,或划地为科学园还是搞房地产。发展战略若政务官不懂便要找专家来做。做出来更要公诸天下,让社会批评、改进。这便骗不了人。